1. 主页 > 留学资讯 >

年轻人减少,房价,以及留学

 
 
  看了之前聊董明珠以及小号聊墓地的那两期,有读者问我一个问题。
 
  她担心说,如果说未来随着城市化的进一步提高,出生率始终这么低,年轻人少了,那自己买的房子,几十年后,谁来接手?
 
  毕竟自己工作一生,就供了这么套房子,还指着它养老。
 
  这个担心很必要,但要分情况。
 
  如果你是买在鹤岗这种。从大区域上看,发展慢;从行政级别看,获取资源的可能低;从地理位置看,无交通运输之便利;从规划结构上看,没有新兴产业。
 
  那么你的担心是合理的。
 
  你注意我给了你四个名词:大区域、行政级别、地理位置、规划结构。
 
  珠三角、长三角、京城,这叫大区域,那么第二梯队,围绕前面三个区域之外的剩下的几个国家中心城市,比如天津、重庆、成都、武汉、郑州、西安的区域,也叫大区域。
 
  如果说你生活在大区域之外的地方,比如甘肃,跟上面这些中心不挨着。
 
  那你就要看行政级别。甘肃的省会是兰州,下面有很多地级市,也有县级市。你觉得是省会能够获取的行政资源多呢?还是县级市?
 
  很显然嘛,一省的医疗、教育、科技产业园区都会靠近省会,所以省会在哪里,哪里机会多,高收入的人多,房价得到支撑的概率也就大。
 
  具体缩小到一个市,乃至一个区,也是这回事。
 
  前两天有个城市上了头条,杭州。
 
  杭州内部的行政区域做了一个拆分。详细不展开,其中有一条。就是原来的余杭区分拆为二,拆成余杭区(未来科技城,互联网科技公司扎堆的地方)和临平。
 
  以前余杭区的区政府所在地是临平,这意味着余杭区好的学校,医院都在临平,因为要围绕区政府嘛,你懂得。
 
  分拆后,本来就因为高科技企业扎堆密布的未来科技城区域,因为区政府的搬入(拆分后的余杭区),医疗、教育将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理解这意思吧?
 
  这地儿以前上市公司扎堆,但是光有钱,没有资源,没有行政资源。
 
  这个拆分会导致这里也有行政资源了,因为新的区政府就建在这里。有钱,有资源。
 
  这个例子很清晰的给你展现了什么叫行政级别,说到底,就是获取资源的能力。
 
  省会和非省会之间,这么回事,小到一个区,内部之间,也是这么回事,区政府在哪儿,这个区的中心就在哪儿。
 
  第三个概念叫做地理位置,这个很好理解。
 
  你看上海,在旧社会就已经是远东第一大城市,为什么?
 
  港口便利,它能够兴起,兰州有这个交通便利么?没有。陆运的成本远高于海运。
 
  第四个叫做规划结构。
 
  这个展开很复杂,你可以自己查下,围绕不同的国家中心城市,重点规划的行业是什么,具体一个城市内部,不同区域规划的行业是什么。
 
  不同行业之间的收入差距是巨大的。
 
  你住在一个周围全是纺织厂的板块,职工的收入影响着整个板块的房价。你住在一个全是上市公司的板块,土豪们分了期权,套现后的购买力同样影响着整个板块的房价。
 
  上述四个概念的交叉点越多,你买的房子的支撑点就越多。
 
  比如你买在京城,学区,这地儿很多小孩最后都能上清北人大,周围还有各种上市公司,分了期权的土豪们密布,行政资源已经高到无以复加,那这就是好地界。
 
  未来年轻人的总量无论怎么变,都会往这里流入,人往高处走嘛。
 
  你注意,我始终给你聊的是一个真实的,长期的居住的需求。
 
  你说西双版纳景色宜人,冬暖夏凉,这些是不是利好投资的因素?是。
 
  但我们现在聊的是长期的居住需求,不是你三五年出手的短期行为。
 
  疫情过后,上海的楼市为什么走出低谷了?
 
  很多有钱人发现海外没法待,孩子回来了,那爸妈总得给他们买房子。买肯定买在上海的好地段,于是这些地方就撑起了。
 
  你看到了,真实的居住需求才是长期的支撑位。
 
  既然说到这儿,顺便回答另一类读者关注的是非问题,就是关于留学。
 
  我本人对留学的态度是支持的,前提是对你划算。
 
  你注意,我每句话都是有前提的,有些人不习惯于思考性阅读,他总是绕开我的分析,去看结论,那我也没辙。
 
  举个例子,如果你年收入只有20万,那么留学不划算。你花200万,也就是10年的收入去留个学,将来挣不回教育投资,是大概率。
 
  但如果你年收入200万,留学就只需要你一年的收入了,如果你年收入2000万,就只需要你一个多月的收入了。那让自己的孩子接触更多元的世界有什么不好呢?
 
  理解我这意思吧?

         留学
 
  我说过很多次了,任何结论脱离自身的处境,都是扯淡。
 
  就像网络上有两种声音。
 
  一个年轻人,月入5000,面对女方要求有房,掏50万的彩礼,他痛斥恶俗,说的对不对?对。因为这个恶俗伤害了他的切身利益。
 
  同样,反过来,那些高收入者,他们也有他们的利益取向。双方经常是矛盾的。
 
  这些都能理解,因为各自的利益诉求不一样。
 
  但是作为给建议的人,我每次都得跳出屁股,站在问我问题的人的立场上去琢磨对她而言,最有利的选择,而且得是可行的。
 
  不可行,就又变成鸡汤了,又变成讲大话论是非了。
 
  如果论是非,我们有部分人觉得,一个孩子去海外念书,尤其长期念书,会变得不忠诚。
 
  这个我是这么看的,大部分成年人的所谓忠诚,最后还是个屁股问题。
 
  我给你举个例子,一个贪官,他在国内犯了事,跑去美国,肯定是不忠的。
 
  可是你想过么?他为什么不忠?
 
  因为他别无选择。
 
  他回不来,他回来面对的是秋后算账。
 
  还有某些商人,比如做进出口贸易,多年下来,留下了很多账目问题,这个经过商的都明白,尤其是过去几十年,很难没有问题。
 
  那么对他而言,转移资产,乃至从此不忠,是一种不得不做的选择。
 
  同样,咱们反过来看问题。我记得是前年,有个读者问我,某个华人,北大毕业的,在美国从事高频套利交易,搞得有点频繁了,和FBI之间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
 
  那哥们后来怎样了?
 
  后来没怎样。
 
  楚汉争雄期间,只要不是傻到同时得罪楚汉,就不至于走投无路。
 
  我从别人那里了解到的那哥们,是很忠诚的。
 
  他这人,必然忠诚,你想想就明白了。
 
  大航海时代里,谁对英国最忠诚?是海军么?不是的,是英国海盗。
 
  英国海盗成天抢劫西班牙商船,犯了事,天底下谁能罩得住他?除了英国还有谁?
 
  只怕他们比英女王都更加热切的,巴不得英国成为日不落,因为只有这样,他自己才是安全的呀。
 
  所以你反过来想那些逃跑的贪官奸商,是一回事。
 
  把这个道理想明白,你就会知道某些小留学生暂时的观点没有价值。
 
  你注意,暂时。
 
  他们现在是花爸妈的钱,还没花光而已,所以瞎BB。
 
  真等爸妈的钱花光了,在国外赚不到钱,混不下去,他还是会回来的。
 
  回来挣到了钱,他的利益在这里,他自然就会忠,自然就会忘记自己年轻时的荒唐。
 
  普罗大众,其实就这么回事。
 
  这也就是为啥我不喜欢聊是非,因为很荒唐。
 
  昨天我们聊被罚2000块的货车司机的时候,我讲了一个昔日工作中的荒唐故事。
 
  这样的事情其实有很多。
 
  比如就拿货车司机那件事来说。我那天看到一个大V,就着这件事,撰文骂另一个大V,很显然,从言论上看,俩人是截然不同的。
 
  事实上,两个大V之间的粉丝也是极度对立的。
 
  但是这俩人,我恰好都认识,因为一次饭局。
 
  我见过这两个在网上极度对立的大V,私底下好的跟兄弟似的。这不奇怪,因为人家两家媒体公司彼此是参股的关系。
 
  明白这意思么?
 
  你是肯德基死忠粉,到处说这辈子只吃肯德基,打死不吃必胜客;
 
  他是必胜客死忠粉,到处说这辈子只吃必胜客,打死不吃肯德基。
 
  但是站在资本市场的角度看问题,肯德基和必胜客只是两个品牌,都隶属于百胜集团,同一个老板。
 
  当然,我不是说那个大V的坏话。在我看来这没有什么稀奇的,这就是商业模式。
 
  他的粉丝全是那种只愿意听是非的人,他也就只能成天激动的戳是非。从市场的角度看,顾客结构决定了商品取向。
 
  我为什么反复劝谏是非粉取关?就是因为我很清楚,顾客决定商品。
 
  只有保持大部分读者是思考者,咱们才能保持聊思考,否则,一定会被迫带着去聊是非了。
 
  理解我的意思了吧?并非我本人心中无是非,也不是说人家是非粉做错了什么,而是我为了保持内容风格,不得不这么做。
 
  内容从来不是我决定的,是你们决定的。

注册艺术留学咨询网会员,获得更多更专业的艺术类大学排名,艺术留学信息。请关注SIA艺术留学网,国内最大的艺术类学生留学服务机构,十余年从业经验,百余所合作院校,千余名成功案例,成就万里挑一,独具慧眼的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