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出国留学咨询 > 澳洲艺术留学 >

专家:赴澳留学要谨慎

  2月5日,教育部發布留學預警,提醒廣大留學人員做好風險評估,謹慎選擇赴澳大利亞留学學習。
 
        澳大利亚留学
 
  近年來,隨著澳大利亞政府多次對中國發出不友好的聲音。再加上媒體也披露了多起中國留學生在澳大利亞無端遇襲的事件,這些都不禁讓人產生了對赴澳留學的擔憂。中國學生還能不能到澳大利亞留學?赴澳大利亞留學應該考慮哪些因素?記者第一時間采訪了多名專家,以便幫助有留學意願的學生作出更為理性的判斷。
 
  安全問題必須考慮
 
  “要高度謹慎,充分考慮各種客觀情況,審慎作出評估判斷。”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秦琳說。
 
  專家的擔憂不無道理。
 
  安全問題無疑是學生及家長首先應該評估的問題。
 
  據媒體披露,1月14日晚在堪培拉Belconnen的一個公交車站台處,一名中國男留學生遭遇當地青年襲擊,造成下顎、右臉頰嚴重損傷和身體多處擦傷。同行的一名女生也被襲擊造成眼角輕微挫傷。據了解,中國留學生與當地青年素不相識,這起衝突完全源自當地青年的無端挑釁。
 
  記者了解到,中國學生李雷(化名)是澳大利亞蒙納士大學研究生。就在上述事件發生的前一天,李雷在校外商場購物後回家時,突然被坐在路邊的一陌生白人男子襲擊,打在麵部。李雷感到莫名其妙,正準備用手機拍照留證時,這名男子又給了李雷一記重拳,李雷的眼鏡當場碎裂,鼻子流血不止。事後,中國駐墨爾本總領事館發布“再次提醒領區內中國公民注意人身安全”的提醒,指出最近一個時期,墨爾本當地屢發針對中國公民的人身攻擊事件,提醒領區內中國公民務必高度重視人身安全。
 
  “雖然隻是個案,但這種現象不是偶然的。”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常務理事、留學分會副理事長陳誌文說,澳方一些政治人物、機構和媒體接連不斷發布對中國充滿敵視的信息,必然會造成當地社會對華人的歧視情緒,帶來的直接後果就是留學生的學習和生存環境惡化,“這種惡化不僅是當地人戴有色眼鏡看中國留學生的問題,還極易引發一些威脅華人,包括影響留學生生命安全的事件。”
 
  一些中國留學生受此影響,加強了防護措施。還留在當地的中國留學生李健(化名)說:“現在基本隻能在華人圈活動,種族歧視已經很厲害了,前兩天一個朋友差點被打了,我車後座上每天放個棒球棍。”
 
  事實上,中國赴澳留學人數已經出現了明顯下降。
 
  記者從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獲知,澳大利亞移民與邊境保護局的數據顯示,2012年-2017年,中國赴澳留學生批簽數持續6年高速增長,增長率高達128%,自2018年-2019年起留學生簽證數開始下滑。記者注意到,2018年年初,我國教育部就因澳大利亞不同地方發生了數起侵犯中國留學人員人身和財產安全的案件而發布了留學預警。而到了2020年6月底,澳大利亞境內共有555310人持有學生簽證,比前一季度減少了7000多人。
 
  受疫情影響,要重新評估赴澳留學的性價比
 
  除了安全問題以外,教育質量是每一個有留學意向的學生都應該評估的問題。不過,隨著疫情的蔓延,這個問題變得更為複雜了。
 
  澳大利亞移民與邊境保護局的數據顯示,澳大利亞邊境封鎖後,2020年3月至6月間,130名國際學生抵達澳大利亞,22280名學生離開澳大利亞。
 
  這些離開的學生基本隻能在各自的國家用網課的方式完成學業了。
 
  “繳納不菲的學費在家上網課,不少學生的留學體驗非常不好。”秦琳說,部分中國學生的留學項目可能隻有兩年,現在一年多已經過去了,留學的效果可想而知。
 
  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提供的數據印證了專家的說法,2019年中國赴澳留學生中20歲以上(大多數就讀研究生)依舊占據最大份額,達到63.5%。而澳大利亞的碩士課程學製為1-3年,大部分學校的課程為1.5-2年,也有不少1年學製的課程。
 
  秦琳介紹,雖然全球都受到了疫情的影響,但是目前一些國家已經開始采取了例如“包機接留學生返校”等方式支持留學生繼續完成學業,但是澳大利亞政府的態度則非常模糊,這也增加了正在上網課的中國留學生的焦慮。
 
  受疫情和當地防疫措施限製,即使留在澳大利亞境內的留學生也以網絡授課為主。據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此前組織的關於中國留學生對澳高校網絡授課的滿意度調查顯示,這部分學生對學習的滿意度也較低。
 
  專家介紹,排除疫情的影響,還有一些因素也在影響著赴澳留學的教育質量。
 
  留學是澳大利亞的支柱產業之一,因此,經濟因素顯然在強力影響著澳大利亞的大學。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國際教育曾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出口收入來源之一,2019年為澳經濟注入了376億澳元。而中國是澳大利亞國際學生的最主要來源。
 
  據了解,澳大利亞八校聯盟被認為是當地最好的學校,在這8所成員高校裏,中國留學生已經占到其國際學生總數的60%。“在一些層次更低的學校,華人占比更高。”陳誌文說。
 
  據我國駐澳使館教育處相關人士介紹,中國留學生中超過一半就讀於澳大利亞八校聯盟以外的學校。
 
  這直接影響了赴澳留學的性價比。據澳大利亞當地一研究機構發布的報告顯示,澳大利亞部分高校的一些專業,課堂授課和交流可以直接用中文,一些留學生甚至在不使用英語進行交流的情況下完成商科學位。
 
  據了解,以前部分赴澳留學的人還同時捆綁了移民的需求。確實,過去一些年留學生畢業以後在澳大利亞確實更容易拿到較長時間的工作簽證和長期居住身份。“不過近些年相關政策也在收緊和調整。”秦琳說。
 
  而國際學生的離去,也在影響著澳大利亞高等教育的發展。
 
  《每日郵報》的報道還稱,2020年澳高校的收入損失可能達到48億澳元,而到2023年,這一數字可能激增至160億澳元。數據顯示,已有1.2萬名澳高校員工失去工作。
 
  “留學是為了更好的發展,之前很多中國學生赴澳留學是考慮到澳大利亞移民方便,我想提醒的是,澳大利亞和中國,哪個未來更有前景,更有發展機會?顯然是中國。”陳誌文說。

注册艺术留学咨询网会员,获得更多更专业的艺术类大学排名,艺术留学信息。请关注SIA艺术留学网,国内最大的艺术类学生留学服务机构,十余年从业经验,百余所合作院校,千余名成功案例,成就万里挑一,独具慧眼的您。